内容列表
今天是:

苏州职业大学校长曹毓民:
继教洗牌,各安其位后的竞争比什么
 
    高职院校要顺利接盘,质量把控是关键。高职院校应尽快形成科学合理的高等教育办学质量监测体系。
    在高等教育改革大刀阔斧的今天,任何改革都不是孤立存在的,牵一发而动全身成为改革的常态。继续教育的改革自然也不例外。
    根据《高等学历继续教育专业设置管理办法》(以下简称《管理办法》),自2018年起,高校继续教育专业和层次,必须与全日制普通高校相一致。没有举办全日制专科层次教育的普通本科高校,不再举办专科层次的学历继续教育。
    然而,有关数据显示,2016年网络教育专科报名人数超过120万,成人教育专科报名人数超过110万,2018年需求预计还会增加。
    一减(招生)一增(需求量)的背景下,将会对我国高等教育格局带来哪些影响?对传统的高校分层带来哪些拷问?为此,记者采访了苏州职业大学校长曹毓民。
    对我国高教格局的影响
    《中国科学报》:您怎样看待《管理办法》的出台?
    曹毓民:《管理办法》的出台,从宏观上健全了高等教育分类体系,加强了分类指导、分类评价、分类管理,将促进高校合理定位、各安其位、各展所长、办出特色。客观上将产生有利于开放大学(电大)、高职院校和地方高校招生的预期。以苏州职业大学(含苏州开放大学)为例,2017年是招生格局重新划分、教育市场的占有率提升的关键年,我们将工作重心定位在品牌建立、合作发展与内涵建设上。
    《中国科学报》:这项政策调整,对我国高等教育的格局会有怎样的影响?
    曹毓民:从长远看,这项政策的出台将引导本科院校、高职院校在建设学习型社会的战略中,明确各自的角色、任务、功能和层次。短期看,必将带来2017年继续教育的重新洗牌和竞争意识的提升。此前,在继续教育这块“蛋糕”的分切中,与本科院校相比,高职院校处于劣势。《管理办法》的实施,使“竞争”发生了良性变化。
    首先,竞争的院校层次是平等的,必将形成各高职院校品牌与质量的较量。其次,竞争的范围从全国化向本地化转变,各本科院校的网络学院退出大专层次继续教育人才培养,同时,成人教育学习者学习地域得到合理限定(注:工作、生活地点很难与学习地点分离),也将为高职院校释放更多的空间。
    高职院校能否顺利接盘
    《中国科学报》:继续教育专科停招,不少人认为接盘的将是高职院校。您是否同意这个观点?在您看来,高职院校要顺利接盘,将面临怎样的挑战?
    曹毓民:高职院校接盘是政策导向与社会需求下的不二选择,我同意这个观点。
    高职院校要顺利接盘,质量把控是关键。高职院校应尽快形成科学合理的高等教育办学质量监测体系。这个体系包括全日制高等教育和继续教育两个监测平台。一方面,高职院校要应对市场需求的变化挑战,谋求全日制高等教育的学科专业与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对接,具备更多市场属性的继续教育更应积极求变,以培养“适销对路”的人才努力支撑各个行业产业的发展;另一方面,高职院校要应对市场品牌的竞争挑战,加强对全民各年龄段学习需求的研究,结合职业教育的优势,开发新项目和新课程,以品牌创建和办学特色更好地服务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。
    《中国科学报》:相应的,高职院校应该怎样迎接“大考”?您认为最亟待解决的是什么问题?
    曹毓民:高职院校应从三方面迎接“大考”:
    一是解决“认知偏差”,完善教育体制。“认知偏差”既有政府、社会、学习者及院校自身等对高职教育的认知偏差,遮蔽与漠视了教育规律的特殊性和时代性,在对职业教育的学习意愿性和兴趣选择性上表现得信心不足;也有高职教育过程中的功能偏差,主要表现在不规范的发展模式、不合理的教育分流、过分强调社会本位及偏重职业专业性。因此,要建立职业教育与终身教育的衔接体系,为完善体现终身教育理念的职业教育奠定基础。
    二是促进产教融合,改变服务理念。 “十三五”教育规划明确指出“支持办好企业大学”。近年来,苏州职业大学与行业、企业共建了11个企业大学。继续教育的学习不是员工“考进来”的,更需要的是我们高职院校将教育“送进门”,结合企业员工工作的特性、需求的不同,探索新型服务供给方式和人才培养模式。
    三是构建资历框架,建设学分银行。这是我国目前高等教育发展和改革的重点之一。发展资历框架模式旨在实现普通教育、继续教育、职业教育和企业培训之间的衔接和沟通,认可人们通过正规教育、非正规教育、无一定形式学习获得的学习成果,通过建立统一的资历级别和制定各级别的资历标准,以质量保证机制为支柱,为学习者提供最合适、个性化和灵活弹性的终身学习阶梯。采用学分银行制度,搭建各级各类教育融通与衔接的“立交桥”,实现学习成果积累和转换,将成为我们构建终身教育体系,实现全民终身学习及学习型社会的基本共识与重大战略。
    未来理想的专科办学
    《中国科学报》:高职院校被一些人看作“末等大专”,此次政策要求停办的是继续教育层面的专科,我们也看见一些研究生培养高校的专科也被停招。未来理想的专科办学,将属于哪一类型院校?或者更进一步假设,专科是否有可能会退出历史舞台?
    曹毓民:未来理想的专科办学,将属于培养技术技能类人才的应用型院校。中国多数企业目前仍处在工业2.0阶段,技术工人需要针对岗位的知识技能。而以扁平化管理、柔性化生产和小组作业为代表的工业3.0,需要具有工作过程知识和综合职业能力的技术技能类人才。
    专科不会退出历史舞台。因为无论是技术技能型人才培养,还是应用型人才培养,主要是通过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来实现和完成。未来理想的培养体系应该从社会人才需求的角度出发、从公民的学习需求出发,分别培养技术劳动者、初级技能型人才、高技能型人才、技术开发应用型人才和知识技术开发应用型人才。从这个角度而言,专科人才的培养是承上启下的关键环节,是未来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。
    《中国科学报》:这项政策的调整,也意味着考生想到名校里读专科,再专升本,更不容易了。政策的初衷在于通过分层,使得培养层次清晰,但这是否会造成人才向上流动的渠道堵塞?
    曹毓民:这项政策的调整主要是着眼于将普通本科高校、高等职业学校各自举办全日制本科、专科层次教育的办学优势,用于举办相应学历层次的学历继续教育,进一步推进内涵式发展而作出的制度安排。普通本科高校和高等职业学校应充分依托学校自身学科、专业和师资等优势,将学历继续教育纳入学校整体发展规划与人才培养体系,统筹本校全日制教育与继续教育协调发展。高校继续教育的办学层次、类型、规模、质量要与学校办学定位、办学条件和社会声誉相适应。
    苏州职业大学近年来开展了中高职“3+3”分段培养,三年制高职与普通本科“3+2”分段培养。继续教育中开展了校企合作“定制”化的专业订单班,未来我们也在探索与应用型本科院校继续教育的衔接模式,人才向上流动的渠道不但不会因为这项政策的出台而堵塞,而且更为专业化、一致化,政策在全社会终身教育的体系建设上起到引流助推的作用,从而有利于高等教育的均衡发展、分层次发展和可持续发展。
    相关链接:http://news.sciencenet.cn/htmlnews/2017/5/376332.shtm
《中国科学报》
2017/5/17 9:11:12苏州职业大学校长曹毓民:继教洗牌,各安其位后的竞争比什么《中国科学报》 (2017-05-16 第7版 视角){{True}}